工作时间:9:00-18:00

  • 当前位置:立博体育app > 立博体育app
  • 立博体育app注册:TWICE转型解析/TT红翻天 JYP却用SIGNAL毁了她们?

    来源:立博体育app_首页_Welcome 日期:2022-04-27 浏览:

    在中我们聊到,Twice在发行《TWICEcoaster》之后,主打歌〈TT〉和〈Knock Knock〉这样“软萌娃娃”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在这个时期圈了非常多新粉丝,很快在2016年底晋升为新一代大势女团。

    Twice的娃娃风格因为亲和无害所以大受欢迎,且能很快累积大量人气,但正因为它“没有生命”、缺乏个性,所以也容易模仿跟复制。当更年轻、更软萌、更可爱的新女团出道,Twice很容易被取代。

    因此,虽然Twice成员虽然个个有本钱做到当前其他女团难敌的可爱,JYPE却没有继续走这条康庄大道,相反地,他们做出令所有人都跌破眼镜的“大反转”选择。

    第二次转型:Signal时期的搞怪复古风

    易于亲近又讨喜,Twice“娃娃期”的风格虽然大受听众欢迎,也让Twice的人气扶摇直上、成为常拿一位(第一名)的大势女团,但符合“大众情人口味”的定位背后却有个隐忧,就是成为“转型阻碍”:

    当大家已经固定喜欢你最显而易见的特质时,要怎么凸显你最想凸显的个性/个人风格,但不会因此失去人气和大家的喜爱?

    Twice第四张迷你专辑《Signal》就是在这个有趣的命题下诞生的作品。它特别值得拿出来一谈的原因有两个:

    1.它是JYPE试图脱离大众情人款、端出“有个性”的Twice,以确立她们在众多女团中有足够鲜明的形象和风格。

    2.它是Twice为了进军日本而回归作品,因此在成员表现配比上,将日本成员的份量加重许多。

    在讨论这两点之前,我们照例先来看一下专辑封面照(上两图)跟成员概念照(下图)。

    这是两张风格甚异的照片。

    专辑封面照一改前两张专辑的明亮路线,改用沈稳收敛的普鲁士蓝为底,虽然保留Twice的代表色霓洋红,但仅在框在线点缀。

    成员穿上海军蓝的学生制服,做著古灵精怪的鬼脸,妆容较前两张清淡许多,眉毛变细、变淡,眼妆也明显少了强调卧蚕的画法,选择使用更接近肤色的橘、黄色调,去掉她们双眼圆滚的无辜感,多了搞怪调皮的小男孩样。

    不过JYPE在成员概念照上却做了相反的操作,还是维持之前透明、明亮的粉嫩洋娃娃风格;要说有什么差异,呃,可能是从之前两三头身的布娃娃进化成八九头身的芭比娃娃吧!(注意下面这张的眼睛和上面呈现是很不同的)

    如果这样比较不够明显,我们再放上跟专辑封面衣服跟妆容相同的团体照来跟成员概念照对照著看:

    我认为这两个截然不同的操作,反映JYPE为Twice转换风格所做的缓冲,在明显转换路数的同时,不忘继续供应之前吸引大众的元素,让大家不会因为转得太突然而感到措手不及。

    而选择沈静不躁动的蓝、白色,和一般人能轻易自我代入的学生制服,在颜色(浅柔色系转为深色系)和气味(洋娃娃转为小男孩/Tom Boy)大幅翻转时,的确是相对保守安全、能够平衡的折衷做法。

    可是,因为下图这张同名主打歌〈Signal〉MV中的另一套服装跟妆发实在太冲击了,所以还是没能顶住,造成粉丝的惊愕跟愤怒。(当然还有其他因素,我们等等会谈到,这边先继续讨论造型)

    首先,JYP家的一大特色是“美式复古”,这点大家都已经很熟了。所以这次转换风格时,造型师就给Twice小姊姊们来了这么一套超完整的复古,特别是志效(最左)的洋装,就是非常典型1950、1960年代的风格,子瑜、Mina、Sana(左二、三、四)及娜琏(中间)则是1970年代的迪斯可风,定延(右二)和多贤(右三)吹得高耸蓬毛的发型也是。

    重点是,服装色彩非常地鲜艳、跳痛。有别于以往低明度、低彩度的选择,这次复古装彩度跟明度都非常高,用了大量的纯色,破坏她们之前柔顺的和谐感。

    发型方面,造型师也把多位成员之前的浏海换掉,改往上/后吹,或做比较贴头皮的中分跟旁分,和第一张专辑(〈Like OOH-AHH〉时期)的手法相近,是个性强烈、带著叛逆的风格。

    事实上,《Signal》时期也的确发生了一件成员展现她“非常有个性”的是,就是彩瑛(右四)在被克莉丝汀・史都华的短发造型给惊艳到之后,在没有知会公司的情况下,行动如风的她竟擅自就把中长发剪到耳上的超短长度。(效法娴妃干嘛?)

    这个“超有个性”的举动虽然跟这次《Signal》回归想要传达的方向一样,但实在有点“太过了”,其他成员跟公司经纪人都被吓傻,朴振英也委婉地跟彩瑛说下次要动发拜托记得先跟公司讨论一下。

    所以Twice到底该是有个性还是没个性的女团?若要有个性,到底又可以有个性到什么程度而能被千万粉丝接受呢?“彩瑛落发”(喂)的小插曲,恰巧暗暗带出这个尴尬的转型议题。

    也许有粉丝会质疑,现在路线正走得好好的,虽然很快成为大势女团,但也才出道两年、还没真的站稳,为什么不能维持既有风格,非要在这个节骨眼上转型?

    JYP没有解释转型的原因,但我认为的确有其必要性。

    1.Twice成员再两年就全满20岁了,最大的成员娜琏届时也已24岁,继续走可爱卖萌风其实会越来越尴尬。

    2.开头提过的,这种大众情人款容易复制、容易抄袭,当有更年轻更可爱的女团推出时,Twice可能很容易就被取代了;

    3.Twice的成员虽然不乏很会演撒娇的人,但她们本身的个性并不是柔弱软萌的类型,毕竟是经历过多年出道延宕加上选秀实境节目磨难出来的孩子,率直、干脆、豪爽、勇敢、活泼、不做作带来的可爱才是她们的本色。

    4.Twice成员自己就在综艺节目中坦承,不擅长撒娇装可爱的成员很多,因此像《Cheer Up》开头的“小花开”舞步实在太过肉麻到连她们自己都受不了地讨厌,大姐娜琏直言“当时接到编舞剧本,看到有人要假装洒水浇花的安排,每个成员都说‘拜托不要分配给我就好了!’”(结果没想到最后是她跳XD)

    朴振英在Twice未出道前,就曾在选秀节目Sixteen中表示,Twice这团的三个最重要特质就是“活泼、健康、有个性”,因此他为Twice量身打造了新曲〈Do it Again〉,这是最符合他心目中Twice形象的曲子。

    请看〈Do it Again〉的MV(这算是第一张专辑的前身吧),是这个形象啊,后来的娃娃元素在这里一点儿也没啊~

    只是令人玩味,朴振英在每一集选秀节目中对成员的看法跟排行,和观众投票出来的结果总是不一样,往往他欣赏或赞扬的是A队,但观众最高票老是给B队。这个姑且称之为“专业和庶民之间的审美差异”,即使选秀节目结束后,仍不断上演、拉扯著Twice的定位。

    别忘了,在之前这篇中,我们提过JYPE过去几年开高走低、当红团体一个个解散的命运,一部分来自朴振英太把自己对音乐的喜好跟风格套用在自家艺人身上,导致他们“太过朴振英”而没有自己的面貌,而JYP 2.0推出的全新团体Twice,就是要矫正这个问题。

    Twice成员也曾在受访时说过,朴振英并不希望她们“每个人看起来都一样”,而是以“各有特色”为出发点、将她们的特点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去捕捉出她们的魅力。

    只是没想到,在尝试〈Cheer Up〉这样可爱的路线后Twice大受欢迎,因此越走越偏娃娃风、回不去原本设定的狂野活泼。

    所以《Signal》的转型与其说是想赋予Twice全新的风貌,不如说,是JYPE试图在兼顾市场喜好的大前提下,将她们往最初出道时的风格导回(矫正?)一些,可爱、率性各占一半。

    这次的尝试,实在很难说是成功或失败。

    先放MV给大家听歌:

    〈Signal〉光曲调就和前面〈Like OOH-AHH〉、〈Cheer Up〉、〈TT〉、〈Knock Knock〉完全不同,是带著嘻哈的电子舞曲,还有朴振英出手自带的复古风。

    重拍鲜明的Bass line是〈Signal〉全曲的基调,相较之前主打歌高底起伏丰富的旋律,〈Signal〉的旋律平缓、简单许多,曲有一半都是rap,重点更放在节拍的律动上,是一首带著摩登时尚感、有强度跟力道的曲子。

    在唱法上,你会发现〈Signal〉几乎没有之前的奶音跟叠字,Twice把原先娃娃式的可爱、撒娇都去除,却也不像〈Like OOH-AHH〉那样用尽丹田飙唱的浑厚、洪亮,而是断点很干净俐落,带点劲道、像拍皮球般很有弹性的唱法。

    即使是〈Signal〉副歌最可爱的“叽哩、叽哩、叽哩、叽哩”、“Dururududu dururududu”,她们也没有特意压扁声音去装可爱,仅是轻巧地带过。

    另一个特别的点,是让原本并不负责rap角色的日本成员Momo和Mina主唱〈Signal〉的rap桥段,为的就是前面提过“准备在日本出道”而特别安排。

    这么大的转变,让〈Signal〉甫推出当天,就让一大堆粉丝暴动跟不满,纷纷跑去朴振英的IG上留言开骂,质问为什么要给Twice唱这么过气的歌,旋律听了好几遍还是好怪,而且一点都不可爱,要不是Twice唱这首歌根本不会红,声音偏软的Momo跟Mina唱起rap也不好听,还我原本的Twice来!

    这些粉丝不埋单,也反映在音源榜的评价上,Melon满分五颗星、粉丝只给2.4颗,Naver Music满分十分、粉丝只给5.2分,都只拿一半的分数。

    连Twice成员自己都对这首歌很没自信。她们上广播节目访谈时被主持人问“觉得这首歌推出会成功的人举手”,却没有一个人举手。

    几位成员坦承,难说喜不喜欢〈Signal〉,毕竟第一次尝试这样的风格,很担心自己能不能诠释好,而且跟之前的主打歌听起来太不同了,所以对结果也感到半信半疑。

    然而,作为出道以来最被看衰的主打歌,〈Signal〉却又有能耐让MV观看次数在24小时内突破1000万大关(至今累积快破2亿),在南朝鲜七大音源榜的实时榜狂扫第一,并拿下日榜、周榜冠军,参加6大音乐节目也拿下5个冠军,还蝉联了两、三周。

    该怎么解释这样“叫座不叫好”的情况?

    我的解读是,如果粉丝的审美范围也能画出舒适圈的话,那Twice在“娃娃期”所累积跟巩固的人气、喜爱,和持续不断扩张的新受众触及,让她们有本钱去挑战“扩大粉丝舒适圈”这种会让粉丝有些不舒服的事情。

    前提是,她们(或者说JYPE)推出的作品品质还是好的、经得起一再检视的,而经纪公司跟音乐人的专业要很清楚知道该作品的魅力点在哪,并有能力去分辨当受众暴动说不喜欢时,他们真正的感受是“难听”还是“不习惯”?

    难听没救,不习惯需要时间。

    打个比方,如果你看过漫画《神之雫》的话,你一定知道有些红酒一打开就喝味道会很辛辣刁钻、让人不敢恭维,非要倒入醒酒瓶,让空气跟时间和酒体作用,酒才能在醒过之后变得圆润顺口,隐藏的复杂风味也随之展现。

    〈Signal〉就像这种酒,在Twice本身的亲和魅力催化之下,会越来越好入口、越来越能品尝到它独到的风味。

    再者,作品的特色必须是演绎者(也就是Twice)身上本来就具备的特质,她们诠释起作品才会不违和。

    即使这些特质尚未被观众发觉跟注意到也没关系,气质这种东西藏不住,只要成员具备,作品如同导管,自然会将她们相搭的气质给引导出来。朴振英跟JYPE团队长时间观察跟挖掘Twice九人,我想这点自信他们还是有的。

    我在写这篇文章时,到各大论坛爬了讨论串,有不少当时的老歌迷说一开始讨厌这首歌,但听了十几次后反而上瘾了,觉得怎么那麽中毒好听、停不下来,也有好些人说他们是因为〈Signal〉才入坑变成Twice的粉丝的。

    Twice成员在多次演出后,也越来越能驾驭〈Signal〉。这首歌发行半年后的2017年底,她们在KBS歌谣祭演出了〈Signal〉remix版,将编曲基调改成funk,编舞率性、轻松,举手投足散发健康的帅气和魅力,是我非常非常喜欢、相当有味道的舞台,私心觉得比原曲还更出色。

    第二次转型再修正:〈Likey〉和〈Heart Shaker〉的青春校园好莱坞YA片风格

    大概是被《Signal》时粉丝激烈的反应跟负评吓到,虽然音源成绩很好,但2017年底Twice发行的正规专辑《Twicetagram》和其改版专辑《Merry&Happy》,又往可爱的安全地带靠回去许多。

    不过这次的方向和《TWICEcoaster》不尽相同,没走回软萌娃娃风,而是打开“青春校园好莱坞YA片风格”。我觉得这个定位其实蛮好的,相当符合Twice在现实中的状态跟样貌。

    什么是青春校园好莱坞YA片风格?

    就是以国高中校园女生小圈圈斗争、抢校草、刷存在感、丑小鸭变天鹅为主题,套路超好预测的现代童话故事(YA=Young Adult,我国小国中的时候女生们超爱追这类片),下面几部经典,你没看过应该也略有印象。

    像是最为人所知的琳赛萝涵经典辣妹二部曲《辣妈辣妹》、《辣妹过招》,早期一点希拉蕊德芙《莉琪的异想世界》、《灰姑娘的玻璃手机》,安海瑟薇《麻雀变公主》,比较近期一点有艾玛史东的《破处女王》、安娜坎卓克等人的《歌喉赞》等。

    请注意上面YA片中的穿搭,再看一下《Twicetagram》的专辑封面,Twice的服装大概就是这种风格(而且这个专辑版面配置跟第一张迷你专辑《the Story Begins》是同样的逻辑):

    看不太清楚的话,下面是专辑的成员概念照跟主打歌〈Likey〉概念照:

    好啦,强调卧蚕的圆滚滚大眼跟可爱风又回来了!不过这时期较娃娃时期做了许多修正,没有幼儿的软萌,在妆容上凸显眼睛清澈有神,服装也弃粉嫩马卡龙色系不用,而采用较高明度跟彩度的颜色。(当然没有《Signal》时期那麽跳痛跟诡谲)

    一言以蔽之,就是你走进“美国少女专属饰品店”Claire’s或服饰店Gap、Old Navy会看到的style就对了。

    再来看冬天发行的改版专辑《Merry&Happy》专辑封面。虽然人的size很小,但看得出来服装的彩度同样偏高,用了很饱和的颜色:

    专辑成员概念照和主打歌〈Heart Shaker〉概念照则是这样:

    为了营造温暖的氛围,Twice的服装色彩将纯色(如正红正黄正蓝)加深加暗,搭配大地色系带出沈稳的感觉。(从之前的幼儿进化到少女啦恭喜!而且真的非常美式啊~)

    比较有意思的,是正规主打歌〈Likey〉和改版主打歌〈Heart Shaker〉虽然是同一时期的作品,但两者的路数跟唱腔却有明显不同之处。

    〈Likey〉承袭了先前〈Cheer Up〉、〈TT〉、〈Knock Knock〉的甜美风格,有很多娇媚可爱的萌元素,包括上扬的收尾音(副歌的me likey me likey likey likey)、声线压扁的可爱奶音(BB cream papapa, ripstick mammamma)、叠字跟状声歌词(模仿心脏跳动声的Dugeun dugeun dugeun),还有细碎的小舞步。

    不过虽然唱腔偏可爱,但和前期比起来〈Likey〉的rap更有力、帅气,声音是往下收而不是往上扬,这点有把〈Likey〉的可爱调性稍微平衡回来一些。

    然而从〈Heart Shaker〉开始,Twice不走这路了。

    在音乐上,〈Heart Shaker〉似乎找到了新的“健康活泼”路线,其阳光正面、轻快而较少戏剧化转折桥段的旋律,让Twice成员可以用不矫饰的声音去诠释。

    你可以听到她们的尾音收得很直接干净、也没有压声去做奶音,唱法不像之前那麽用力、似乎要冲破什么的感觉,呈现出来的结果仍是可爱的,但是是自然轻松舒畅的可爱。

    我想这和Twice第一次在主打歌采用欧美作曲家的作品有关。

    从第一张迷你专辑开始,〈Like OOH-AHH〉、〈Cheer Up〉、〈TT〉、〈Likey〉都是由韩国作曲组合“黑眼必胜”写的,〈Knock Knock〉是JYPE自家的作曲家李雨珉 `collapsedone`和日本作曲家胁阪真由合作,〈Signal〉是朴振英所作。

    〈Heart Shaker〉则是洛杉矶作曲家David Amber、Sean Michael Alexander的作品,是Twice第一首由欧美作曲家制作的主打歌。

    先除却朴振英本来就很美式风格的〈Signal〉来看,剩下几首歌除了〈Like OOH-AHH〉之外,都有“撒娇”的元素在里面,而〈Like OOH-AHH〉和〈Cheer Up〉共有的则是“高亢激昂的副歌”,因此前面几首歌的旋律张力跟起伏都比较鲜明、也比较满。

    相较之下,欧美的舞曲比起旋律的戏剧性,更注重节拍、律动和旋律搭配的流畅度;另一方面,欧美文化跟语言中也没有“撒娇”这个概念,因此做给女团的作品,也不会放入撒娇的元素,因而使得他们做给Twice的歌曲听起来光明正大,没有太多细节装饰跟微小的转折。

    其实用视觉来表达也非常容易,就是〈Heart Shaker〉MV中Twice全员穿著白色素T跟牛仔裤的样貌,干净、简单、有活力。

    如此“去甜美”的爽朗风格,成为Twice2018年接下来几首主打歌的定调。

    ※本文经

    本文由:立博体育app 提供

    关键字: 立博体育app_首页_Welcome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